Hana

請多多指教!

綠椛 關於女裝(R18注意)

这是关于我家自创CP的各种车,如果想看人物介绍到时候在说吧ww

以下正文

樱刚回到家,发现客厅没有绿谷的身影便向着居室走去。

「绿谷学长?我回来了喔…」看着阴暗的居室,樱有些害怕的开口。

「啊…回来啦樱…过来我这。」透过没关的窗户,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坐在床上的绿谷。

樱在走过去时顺手把灯给打开了。

绿谷等樱走到床边之后便把樱扑倒在床「今天,你和谁在一起⋯⋯」绿谷看着樱问。

「咦?我…没有啊…」樱别开头,却没发现他别开头时,绿谷看着他的眼神有暗了几分。

「真的没有?」绿谷怀疑的问。

「没…没有,学长你怎么这样问呢?」樱小心的回答绿谷,他总有一种奇怪的预感,好像过不久之后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开打了。

「今天我在街头看到有个可爱的“女孩子”背着男友跟个帅哥在路上走。」绿谷秀出了偷拍的照片,这张照片让樱瞪大了双眼。

「!!!!」樱不可置信的看着绿谷,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

「怎样?有什么解释吗?明明平常我怎么强迫你你都不肯穿的。」绿谷露出没有笑意的笑容,这个笑容,让樱发毛。

「那个…那个是不一样的啊…学长你先起来好不好?」樱推了推眼前压着他笑的正开怀的人,偏偏这人一动也不动。

「当然是不·行。」说完绿谷就直接吻了上去。

舌头伸进樱嘴里,舔着他敏感的上颚「唔…不…学…学长…唔!」

「那你就告诉我啊,那个人,是谁?」舌头从口里退出,滑倒颈部、锁骨、最后隔着衣服舔对方胸上的小红点,另一只手也没空下来,颇有技巧的揉着另一颗。

「学…学长,先放开我…嗯哈!」

「这个可有点难呢…」已经很有精神的下半身不允许他停下来。

「学长不要…我…还没洗澡,很…很脏。」樱羞红着脸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「不怕啦,每次你出汗的时候身上的香味会特别浓。」绿谷笑的特别的温柔,这个笑容就是让樱沉沦下去的原因。

等樱回过神来,自己的衬衫已经被脱了下来「学长别这样…」

绿谷脱下对方的衬衫,轻抚对方的身体「真的不可以吗?」绿谷在樱的耳边轻轻的问。

「.…拜托学长…温柔一点…」樱把脸遮住,他承认,他自己真的是太没有用了。

绿谷轻笑了一声「说得好,那说说想我怎样做?」

「嗯…不要让我讲出来…」樱用哀求的语气对绿谷说。

「你不说我不知道怎样做啊。」绿谷装作无辜的样子对着樱说。

「呜…学长欺负人…」樱不满的说着。

「才没有呢~」说完绿谷俯下身咬着樱的红点不停的刺激他「好了樱,你想怎样呢?」

「嗯…哈嗯…学长,不要…不要这样子…」看着樱娇嗔的样子绿谷突然灵机一动,露出了一个邪笑。

「学长?你怎么笑成这样?」樱看着邪笑的绿谷不安的问。

绿谷没有回答樱,他脱下对方的裤子,用手隔着内裤刺激着对方的挺立,双手抚着胸部,在红果的四周抚着,就是不碰中间。

「!!!学长!不…不要…啊!」樱满脸通红的叫着,声音里带着一点哭腔。

「所以说,告诉我你想怎样啊~」绿谷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爱人,他才不会承认他放水了呢~

「我…我想要学长…」樱用液满着泪水的眼睛看着绿谷说。

「不错,有待加强。」绿谷脱下对方的裤子直接舔弄对方的挺立。

「嗯…哈…学长…」看到对方微微失神的模样绿谷十分的高兴,更卖力的舔弄着。

「啊…嗯哈…学长…!快要不行了…」樱的脸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来,脸上的红已经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而红,还是因为太有感觉而红。

对方的分身已经涨红的不得了,一想到今天看到的景象绿谷就很不高兴,怀着报复的心态大力的吸了一下。

「嗯…呀!」本来就快不行的分身在绿谷的恶意挑逗下,一不小心就释放了出来。

绿谷看着躺在床上平复呼吸的樱,在他的面前把樱刚释放出来的东西吞♂了♂下♂去。

「学…学长!!!呜…很脏…」羞耻的心情跟绿谷的动作,让樱的大脑瞬间当机,就这样子放弃思考的哭了出来。

「啊,别哭啦!」本来只是想轻轻捉弄一下对方,没想到竟然哭了,绿谷感到有点不知所措。

「呜…呜…学长…学长都欺负人…」樱哭的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让绿谷真的慌了手脚。

「不…不要哭啦…」因为身边没有纸巾,绿谷便底下头舔去一个个泪珠。

「呜…学长今天为什么那么奇怪?」樱抬起满是泪水的双眸看着绿谷问。

绿谷不满的嘟起嘴说「我不是一直以来都很温柔吗?」

「学长你骗人,明明从刚才开始就在生气。」

绿谷这下子可是真开始急了「没啦我没有生气了啦!」

「学长你说谎,学长你今天都不敢看我的眼睛…是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吗?」樱不安的问。

「……今天我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真的很生气。」绿谷不自在的别过脸,小声的说着。

「……学长你有时候真的很幼稚呢…」樱摸了摸绿谷的头。

「我就是幼稚啦!但是看到你跟别人在一起我有办法不生气吗…」绿谷甩开樱的手,有些不高兴的说着。

「学长…」

「啊…抱歉…有点太激动了。」绿谷带着歉意的说还拍了拍樱的头。

「学长你真的想知道?」

「……不了,我相信你。」绿谷温柔的笑着说。

「没关系喔…如果学长想知道的话,我可以说喔。」樱看着绿谷微微的笑着说。

绿谷想了想,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「那个人,是我的姐姐喔!」

「?!!!!!姐姐!!!」绿谷惊讶的叫着。

「姐姐她跟我不一样,姐姐她是个很帅气的女生,从小时候就是这样子,连我被欺负了她也会来帮我。」

「真是个很好的姐姐呢!」绿谷笑着说。

「可是姐姐她很喜欢捉弄我,今天也是让我穿着女装陪着她逛街。」樱有些脸红的说。

「明明我叫你穿你都不愿意穿的…」绿谷直接对着樱撒娇起来。

「那个不一样啦!……偶…偶尔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啦…」樱别开脸用小到不能在小的声音说。

「偶尔是怎样啦!」绿谷不满的叫着。

「咦?不然…破例…今天穿一次…」樱害羞的说。

「!!」绿谷惊讶的瞪大了眼,之后就跑走了。

「学长?」樱疑惑的喊。

「你要女仆、水手服还是要什么?」绿谷大声的问着。

「!!学长!」

「要那件?」结果绿谷把全部的衣服都拿来了。

「咦?随…随便学长了啦…」樱别过头不想看,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「那~穿这个!」绿谷拿起了一件暴露的女仆装。

「这也太过分…」樱看着绿谷手上的那件衣服说。

「不喜欢吗?」绿谷见樱有拒绝的倾向,便无耻的卖起了萌。

「学长,我害羞…」樱小声的说着。

「就是喜欢这样的你。」绿谷笑了笑,亲了对方额头后,褪下对方身上所剩无几的布料,给他穿上女仆装。

「学长…请温柔一点。」樱用颤抖的语气说。

「超适合的!」绿谷的双眼瞪的大大的,但是瞬间换上了一副狡诈的表情。

「咦?」看着眼前笑得诡异的爱人,樱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「我也要忍不住了。」绿谷慢慢脱下自己的长裤「准备好了吗?」温柔地在樱的耳边问。

「应该好了…」樱小声的回答,他能感觉到他的脸一定很红。

绿谷笑着拨了拨樱的头发,温柔的对他说「转过来,屁股对着我。」

樱虽然害怕,但还是慢慢的转身,将自己的屁股对着绿谷。

绿谷不知从哪里拿来的润滑油,涂到手指上,伸进樱紧致的小穴「好久没做过了,有疼吗?」

「唔…有点疼…很冰…学长…」

「你很快就热起来了。」因为是熟悉的小穴,绿谷真的很快就找到令樱为之疯狂的那一点。

「嗯…呀!不…要,学长,太过分了」樱紧紧抓着床单,努力的不让自己叫出声。

「你明明就很喜欢。」绿谷笑着继续进攻那一点。

「学长,慢一点…」樱带着恳求的语气说,也用一副可怜的表情看着绿谷。

「慢一点吗~」绿谷慢慢地把手指插进抽出,挑起身下人的欲望。

「嗯…哈啊~学长…我,很讨厌你这样子啊!」

「抱歉啦,不欺负你了。」绿谷温柔的笑着,把手指抽了出来。

「唔…」樱满脸通红,眼睛充满着泪水的看着绿谷绿谷把樱拉近到身前,把前端对着小穴「要来了喔…」

TBC......

歌之王子殿下同人 NO.1

(           )→表示心裡話。

在一個風光明媚的早晨,ST☆RISH的各位收到了社長的通知,要他們去一趟社長室。

『吶吶~你們說社長找我們要做什麼呢?』音也問出了他們所有人的疑問。『誰知道呢?真希望快點結束。啊~My princess Haruka真希望能夠早點見到妳~』賽西爾在抱怨的途中,也掛念著春歌呢!

『賽西爾,這就不對了,小羊明明是大家的呢!記得,不准偷跑喔~』蓮一樣帶著輕浮的口氣的說。

『沒錯沒錯,小春是大家的喔!』那月抱著小翔說。『喂!!!!那月,你放開我啦!放開!!!!』在那月懷中的小翔不停的吼著。

『好了,別在鬧了,聽說社長找了兩個得力的人要來幫我們。』時矢的口氣依舊是冷冷的。

『是的,聽說社長找了兩個新的作詞者。』真斗的聲音很淡定,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呢…

叩叩叩

『社長找我們有事嗎?』時矢率先開門走進了辦公室。

『歐嗨呦噗~~~ST☆RISH的各位!』月宮老師十分熱情的打招呼。

『啊~月宮老師,日向老師,連前輩們都在!』音也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大叫著。『社長,請問您找我們過來有什麼事嗎?』真斗很淡定的問。

『是的,Me找You們過來有非常重要的事...那就是Me為你們 ST☆RISH和QUARTET☆NIGHT找了新的作詞者,接下來就讓你們自己介紹吧…Me還有事,先走啦~哈哈哈哈!』說完Shining就從三樓跳了出去。

『你們就是新來的人吧?』藍看著辦公桌旁的兩個人,漠漠的說。

『是的,請多指教,我叫做月夜桐。』

『我叫七海春詞。』

『阿咧~七海,跟小春是同一個性呢!』那月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樣,興奮的大喊。

『是的,我是七海...』

碰!!!!的一聲,門被撞開了。而撞開門的是一個有著粉橙色頭髮,琥珀色眼睛的女孩,沒錯,就是她-七海春歌

『非常抱歉我因為迷路遲到了,下次絕對不會在這樣了!!!』只見春歌的手上抱著許多的樂譜和一本筆記本,手上握著一隻圓珠筆。

『呦!後輩醬!又迷路啦?』嶺二很爽朗的跟春歌打招呼。

『嗚~~~真的非常對不起。』春歌的臉紅的都可以比過蘋果了。

『小歌。』

『咦…』春歌一抬頭,看到的是她想念的兩個人。

『騙人的吧?是...桐嗎?』

『嗯...是我,我回來了。』

下一秒,春歌把所有的東西丟在了地上,然後跑向了桐。而不只ST☆RISH,QUARTET☆NIGHT,連日向老師,跟月宮老師都呆掉了。等他們反應過來時,只看到春歌抱著桐,不停的哭。

『等...等一下,小春,妳認識他們嗎?』月宮老師先問出了各位王子心中的疑問,畢竟他們的公主,現在可是在另一個男人的懷裡哭呢~

『嗯,不只認識,還是婚約對象喔~』桐在春歌回答之前,就先說了出來。

『那泥!!!!!!!!!!!!』果然啊,一說出來,各位王子就炸毛了。

『Na...nami...這是真的嗎?』音也顫抖的問。

『No!!!!!!!My princess Haruka!!!』賽西爾都快哭出來了。

而其他的王子也好不到那裡去,臉色一個比一個還可怕。

『等等啊,桐,那只不過是小時候開的玩笑而已啊!』春歌紅著臉解釋。

『ㄟ~妳覺得我會答應妳這個說法嗎?妳可是把初吻給我了吔!』桐不但不接受春歌的說法,還爆料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!

『小春,這是真的嗎?』月宮老師臉色凝重的問。

『是啊,七海這是真的嗎?』真斗也很嚴肅的問。

『呃…那個...那個,算是吧?』春歌一說完,我們可愛的賽西爾就跑去角落畫圈圈了。

『先...先別在意那個了啦!我介紹一下,這是我的青梅竹馬,月夜桐。然後。這是我的哥哥,七海春詞。』

『哥哥????!!!!!』王子們全都一副《不可能》的表情。

『是的,我是春歌的哥哥,平常小歌受你們關照了。還有,桐~關於小歌初吻這件事,我晚點在跟你好好聊一聊。』

『是的,春詞哥!!!』(嗚哇~早知道就不說了,春詞哥好恐怖啊!)

『那個,哥哥,為什麼你們會在這邊?』春歌的手抓著春詞的衣服,眼睛還有點淚光,抬頭看著春詞,那模樣真的是超級萌的,看著所有的王子都心癢癢的。

『以後我們會跟小歌一起工作喔!我們是Shining新找來的作詞者。』春詞寵溺的摸了摸春歌的頭。

『真的?那太棒了,我來介紹一下,這些人是ST☆RISH我是他們的作曲家,然後這些人是QUARTET☆NIGHT是我們的前輩,日向老師跟月宮老師是我們的指導老師。』春歌很興奮,因為她跟她的哥哥和青梅竹馬很久沒見面了呢!

『以後請多多指教了。』春詞跟桐,非常有禮貌的打招呼。

『我們才是,請你們多多指教了。』時矢代表大家回答。

就這樣,雖然有點混亂,但是初次見面總算畫下了完美的休止符。

死神公主---第一死

『如何?今天還是一樣嗎?』一位婦人站在客廳說。

『嗯。真不曉得那孩子到底在想什麼。』一位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喝著咖啡看著報紙回答。

『其實這也不能怪那孩子,自從一年前生了那場大病之後,她的身體一直不好。』

『然後呢?就因為這樣就可以不去上學嗎?學校已經打了不曉得幾次電話了。』

『那…現在呢?』

『跟她說,明天不管怎樣都給我去上學。我出門了。』

『路上小心。唉…』婦人收拾好桌子,轉身便往二樓走去。

叩叩叩

『…誰?』從門內傳出了一個少女的聲音。

『小恩啊…爸爸說,學校已經打過很多電話來了,明天一定要去學校,在不去的話,學校會來家裡的…』婦人站在門外盡量溫柔的說。

『…我知道了』

『妳要吃點什麼東西嗎?』婦人問。

『不用了,我沒胃口。謝謝妳…媽媽。』少女回答。

『那…媽媽先下去了啊…想吃飯的時候在下來。』婦人說完就下樓了。

在房內的少女坐在書桌前,看著桌上的書,若有所思。

少女身上披著一件毛絨絨的外套,棕色的長發,翠綠色的眼瞳,白皙細膩的皮膚。

雖然少女的臉色白的讓人看了就知道她正在生著病,但是看起來卻是那麼的美麗。

『真是的…我的身體,妳可以健康點嗎?一直吃藥真的不好喔…』少女的嗓音有如吃了蜜一樣的甜卻不覺得膩。

『不管了…明天的事,明天在說吧…喝藥的時間到了。』

---我---是---可---愛---的---分---隔---線

叩叩叩

『起來了嗎?』中年男子說完便推門而入。

『爸爸…我的身體,還是不太舒服。』少女從床上坐起,對著男子說。

『妳的身體到底是怎樣?所有的錢都拿去給妳看病了,那裡有人像妳這樣子的啊?妳已經國三了,動不動就請假的,身體真的有差成這樣嗎?我不管怎樣今天妳就是要給我去上課,如果妳沒去看我回來怎麼修理妳。』

碰!

男子出去時大力的把門給甩上。

『生病又不是我自願的,我也很想跟同學一樣好好的上課啊!為什麼你要這樣說?我不想吃藥也不想看醫生啊!』少女坐在床上抱著被子哭著說。

過了不久,少女終於從床上站起,從衣櫥裡拿出許久未穿的校服,打好校服上的領結,少女拿了一個口罩與那件毛絨絨的外套和書包便出門了。

校門口………

『小恩!!!』少女一回頭便是一個身影撲上來。

『好久不見啊…花音。』少女一個站不穩,差點跌倒。

『小恩,怎麼那麼久沒來,又生病啦?』被稱為花音的少女說。

『嗯…話說,可以先放開我嗎?』少女說。

『輔導室廣播,白懷雪恩同學到校之後請立即到輔導室一趟。重複廣播一次白懷雪恩同學到校之後請立即到輔導室一趟。』

『小恩在叫妳欸!啊!今天我值日那我先去教室囉!』

『嗯,謝謝妳啦,親愛的璃舞花音同學。』雪恩笑著說。

『呃…幹嘛這樣啦?好肉麻喔!好啦,先走囉!』

說完,花音朝著教學樓的方向跑去,而雪恩。則是慢慢的走向輔導室。

『看!是雪恩公主!』同學A

『哇~雪恩公主來了』同學B

『可是雪恩公主怎麼那麼久沒來啦?』同學C

『笨!聽說一年前雪恩公主生了一場大病後,身體就一直不好,常常生病。』同學D

(白懷雪恩。我是多麼厭惡這個名字,從小到大有多少人是為了這個名字才接近我的,也是因為這個名字我的爸爸媽媽才會被殺…現在收養我的父母不過也只是看中了我父母的遺產而已。但至少我不是孤單的一個人,至少花音是真心待我的…至少,我還有花音。)雪恩想著想著,已經來到了輔導室門口。

『報告。我是白懷。』雪恩推開輔導室的大門說。

『是白懷同學吧?我是青陽老師,歡迎妳重回學校,如果有任何的問題都歡迎妳隨時來找我。』

(青陽老師?看起來挺年輕的,頂多23吧?應該是新來的吧…)

『我知道了,謝謝青陽老師,如果沒什麼事,我先回教室了。』

『嗯,妳可以走了。』

『是。報告完畢。』

雪恩從輔導室出來之後去了保健室休息,畢竟她還病著,能夠撐那麼久已經很厲害了,反正雪恩成績品行什麼的都很好,她只需要跟導師報備一下就行啦!

在夢中………

『我來迎接妳了…公主殿下。』

(誰?公主是誰?是在說我嗎?這個人是誰呢?)

『跟我走吧,公主殿下,這裡並簿屬於妳。』

(這是…什麼意思?不屬於我?)

『走吧!』

(不要!放開我,你放開我!)

唰!

雪恩從保健室的床上跳了起來。

『這裡是…保健室?奇怪,剛剛的夢是怎麼一回事呢?』 

『妳起來啦?身體覺得如何?』

『啊…嗯,有比較好了,謝謝妳,本紗老師。』

『嗯,臉色還是有點糟,不過妳覺得沒事就好,還有一會兒就放學了,妳要先回教室嗎?』本紗老師說。

『嗯,我先回教室了。』說完雪恩便從保健室離開了。

走到了教室門口,本想進去的雪恩聽到裡面的對話腳步停了下來。

『欸欸,花音,聽說雪恩回來了啊?』女同學A

『嗯,是啊。』花音

『可是感覺妳不是很開心欸。』女同學B

『這不是廢話嗎?她回來了,我不就又變回跟班了嗎?』

轟!

雪恩覺得她聽錯了,她絕對是聽錯了。

『在她的身邊我只能裝作很關心她很喜歡她而已啊!不然我還能幹嘛?要不是看在她常常會帶我一起出去玩的份上,我早就不想理她了。』花音邊說還邊笑。

『哇…原來是這樣啊…不過的確呢!雪恩她,確實很討厭。身體不好什麼的都是裝的吧?明明以前都好好的。』女同學C

雪恩沒有進去了。她轉身,完全不顧自己的身體現在有多糟,她只是一個勁兒的跑,想要回家。

回到家之後,她立馬回到了房間。

撲通一聲,她跌坐在地上。

死神公主---簡介

『為什麼人一定要長大?』一位美麗的少女坐在地上,無助的說。

『好想死…好想死掉…』

『嘻嘻…想死嗎?這可不行喔…我來迎接妳了…公主殿下…』